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官方APP

官方APP

全国统一服务电话:

010-88379014

公告栏:
封面报道

文│本刊记者

  随着我国理财市场的发展,投资者理财需求越来越旺盛,但与此同时,面对市场上琳琅满目的理财产品,很多投资者“挑花了眼”,加之对理财风险认识不足,很容易“误入歧途”,遭受损失。近年来,越来越多投资者认识到专业理财顾问服务的重要性。《大众理财顾问》杂志连续3年所做的针对我国投资者的投资倾向调查结果显示,投资者对理财师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专业理财服务需求不断增加。这就对理财师提出了越来越高的要求,尤其是在专业水平和服务水平上,理财师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2018年年初,我国首部集中反映理财师职业生态的著作《中国理财师职业生态·2018》由机械工业出版社正式出版。该书汇集了中国理财师职业化发展联盟历经上百天深入理财师一线的调研数据和成果,全面反映了我国理财师生存发展现状。本文为该书节选。


  
  年龄梯队现雏形
  
  我国理财师群体的展业梯队已形成。从参与本次调研的理财师年龄分布来看, 40岁以下的理财师占比达到82.81%,其中,26~30岁的理财师占比34.45%,而25岁以下的理财师占比不足6.35 %,如图1、图2所示。
  
  这一结果与欧美等成熟市场的理财师分布存在明显差异。以美国为例:根据美国CFP协会2017年开展的一项样本数量为77784的调研结果显示,美国CFP 执业人士的年龄从20〜80岁跨度较大,40岁以上的执业理财师占比高达72.58%,有明显的梯队效应。而中国CFP执业人士年龄分布相对比较集中,40岁以上的执业理财师占比为17.19%。这与行业发展的历史有一定相关性。我国财富管理行业发展时间尚短,理财师的年龄也相对年轻。
  

  本次调研结果同时显示,理财师从业年限在2年以下的占20.6%,从业年限在2~5年的占34.5%,5~10年的占27.28%,10年以上的占17.62%,如图3所示。从业10年以上的理财师和从业经验不足2年的行业新兵均占相对较低比例,2~10年的理财师已经成为行业发展的中坚力量,形成了“中间大两头小”的形态。


  
  本次调研数据显示(图4),约46.9%的理财师已经开始承担管理职能,带领团队履行所在机构赋予的职能,完成业绩指标。与大部分行业一样,作为以销售业绩为导向的理财师,在业绩高速增长的环境下极有可能被提升到管理岗位。
  
  这一组数据表明,我国理财师队伍虽然相对年轻,但理财师队伍的梯队效应已初步形成,并呈现稳定发展的态势。相信随着中国财富管理事业的逐步发展和成熟,国内理财师服务群体执业规范性、传承性将得到快速发展,在第一代理财师的发展和带动下,中国的理财师年龄分布将日趋合理,团队梯队将更加完善,从而更好地为客户提供服务。
  
  与此同时,理财师在其职业发展过程中,未来将不可避免地面对“管理序列”与“专业序列”的发展选择。
  
  学历高、证书全
  
  根据本次的调研结果,接近9成理财师具有学士及以上学位。其中取得学士学位的理财师占比达到78.18%,硕士11.00%,博士0.29%,学士以下占10.79%。
  
  在过去10年,中国理财师认证教育得到很大发展,这类教育通常包括学习培训、认证考试、颁发证书3个环节,此类理财专业教育为中国第一代持证理财师提供了作为理财专业人员应具备的知识结构和理论基础。
  

  本次调查显示,79.40%的理财师持有各种理财师证书,其中38.81%的理财师持有金融理财证书(AFP),17.66%持有国际金融理财师证书(CFP),3.28%持有认证私人银行家证书(CPB),6.79%持有理财规划师证书(ChFP),1.50%持有注册财务策划师证书(RFP),1.20%持有特许金融分析师证书(CFA),少量人员持有CWMP、CRFA等各类证书,20.60%的理财师表示还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培训和认证考试,如表1所示。


  
  同时,理财师在实际展业和为客户提供专业服务时,必须拥有相关金融监管单位发放的从业资格证,其中包括基金从业资格、保险代理人资格、证券从业资格等必备的资格证书。
  

  在本次调查过程中,95.48%的被调查人员拥有各种不同种类的从业资格证书,其中有基金从业资格证的为72.91%,保险经纪/代理人资格证64.71%,银行从业资格证53.21%,证券从业资格52.84%,注册会计师执业资格证0.96%,有4.52%的被调查者表示没有以上相关从业资格证书。如表2所示。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高净值客户需求日益多样化,理财师自身综合化服务能力的提升显得越来越重要。部分理财师除了基本从业证书外,还考取了注册会计师、律师执业资格、会计执业资格、黄金交易、期货交易等从业证书。调研数据显示,76.28%(计数3507)理财师持有2个以上的从业资格证书,而75.26%(计数3460)理财师拥有2个以上的基金从业资格、保险代理人资格、银行从业资格、证券从业资格或注册会计师执业资格。理财师群体的综合服务能力也因此得到进一步提升。
  
  中国财富管理业自发展伊始就显示出其专业服务的特性:对从业人员的学历要求高,在各种金融服务开展过程中,要求其获得相应的从业资格;很多理财师从自身服务客户的能力要求出发,通过各种渠道学习专业知识,以此来提升自身服务客户的综合能力。
  
  财富管理是一项与时俱进的服务,不仅客户的家庭财务状况会不断改变,而且各种财税政策、社会福利制度的改变也会影响客户的家庭财务决策,因此,“活到老,学到老”成为理财师职业生涯中一个重要的标志。
  

  在行业发展历史更长的美国,我们也看到了同样的现象:在理财师整体受教育水平上,美国理财师不仅学士学位以下从业者占比远低于中国,具有硕士、博士学位的理财师占比也显著高于中国,如表3所示。


  
  而从持证方面的要求来看,中国和美国对于财富管理从业人员的资格监管都有相应的培训、认证体系。
  
  银行理财师占主导
  
  参加本次问卷调查的理财师分别来自银行、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保险、券商、信托,以及其他资管机构执业,有少数来自于独立理财师工作室。其中,来自传统金融机构,即银行、券商和保险的理财师总占比接近8成(78.93%),尤其是银行理财师,参与人数为2843人,占比61.84%,在从业人数上居于主导地位,如图下页5所示。
  

  在为客户提供财富管理服务的机构中,还包括信托、基金、期货等资管行业的理财师。这在很大程度上体现出财富管理是一项综合的金融服务,在分业经营、分业监管的中国金融监管环境下,依然有其存在和发展的巨大空间。


  
  在银行从业的理财师依托所在机构的强大品牌和网点优势,可以为绝大多数客户提供各种金融、非金融服务和产品,甚至可以为客户提供出国签证、国际金融等服务,相比其他机构具备更广的触角,这成为银行理财师广泛接触不同客户的抓手。但也正因此,在银行机构从业的理财师所承受的业务指标种类也是最为广泛的。
  
  近年来,我国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以下简称第三方机构)发展迅猛。据不完全统计,全国知名的大型第三方机构超 过30家,其中既有海外上市机构,也有国内区域股权交易市场的挂牌机构,各种中小型第三方机构总数则超过1万家。参与本次问卷调查的第三方机构的理财师人数占比为10.88%。
  
  目前,第三方机构所提供的产品和服务相比银行有较大差异:
  
  第一,第三方机构主要提供的大部分产品都是针对特定投资者(也就是合格投资者,指那些无论对信托产品、券商资管产品,还是私募基金,都要求所在机构能够识别并承担私募产品风险的投资者)进行募集的集合类产品。而在银行,不仅对私人银行客户提供私募型产品,还向中低端客户提供针对不特定投资者的公募型产品,资金门槛低,监管比较严格,所适用的客户群体也有所区别。
  
  第二,与银行理财经理相比,第三方机构理财顾问的背景更加多元化,有来自银行的有较丰富经验的理财经理,也有在第三方机构、信托和券商从业多年,在私募型产品方面有较丰富经验的投资顾问,当然也有直接在第三方机构入行的,甚至可能是保险从业人员或房产中介,以及大学毕业生。
  
  独立理财师崭露头角
  
  在本次问卷调查中,约1.74%的理财师目前就职于小型独立理财师工作室。独立理财师工作室是近年在国内兴起的一种服务机构类型,目前还处于非常早期的尝试阶段,要取得客户和市场的接受尚需时日,但毋庸讳言,独立理财师开始崭露头角。
  
  在从目前发展情况来看,一方面,监管层尚未有明确的监管信号给予相应的支持;另一方面,独立理财师开展业务的基础客户付费咨询的行为习惯尚未养成,这两种因素在短期内无法改变,在这样的情况下,依靠销售产品佣金这种商业模式运营的独立理财师仍需要在商业模式上进行诸多尝试,突破各种限制。
  
  本次理财师职业生态调查中,券商理财师占8.98%,保险行业理财师占8.11%。我们认为,实际从业人数而言,券商和保险行业应远超第三方机构,调查结果的差异可能与从业人员存在一定“自我认知”偏差因素,比如:保险从业人员更多地认为自己是“保险经纪”或者“保险代理人”;而在券商行业,更多的从业者依然认为自己是“投资顾问”,但我们同样认为,这并不影响此次调研的客观性,因为“自我认知”同样反映在“有多少从业者认为自己在为客户提供财富管理服务或者理财服务”上。
  
  本文节选自《中国理财师职业生态·2018》,题目为编者所加,文字有删节。该书由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
友情链接
  • 百度一下

    百度一下

  • 项目管理技术

    项目管理技术

  • 进出口经理人

    进出口经理人

  • 和讯网

    和讯网